FC2ブログ
2018 11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2019 01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B(-) | CM(-)

意义?

早八百年前就有人跟我说你别装B 你太喜欢装B了 你一装B就很难说清楚事
我因此铭记在心 从那时候起尽量克制装B的自然倾向
然而关于为什么要出游 这种事的意义何在 我知道说起来就会很扯淡也会很装B
但是经过今天一天的思考之后还是觉得它有存在的价值 为了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它是非常需要说清楚的
1 如果需要旅伴 请一定志同道合
这是我前几年一直忽视并且不以为然但今天通过和唠唠叨叨的A君(暂且这么代称)沟通之后(准确的说是在沟通的过程里)突然意识到其重要性
是的 所谓志同道合不是说你们都想去一个地方就OK了 这还涉及你和对方从大的方面说 是都对人文景观感兴趣 还是都对自然景观感兴趣 是乐于踏平某地 还是只为走马观花 是为猎奇还是流连;从小的方面说 是否具有同等的出游经验 是否都到过某地以前 而不是其中一方之前只是道听途说某处很好或者想象成某处是什么样等等
2 如果需要旅伴 请一定价值观相近
我不得不承认的是这几年来和A君在思想方面的差距似乎越来越大 当然这是人之常情 平常吃个饭之类的也没什么 但在一起商量事情的时候就会很头痛 我也愿意承认也许是我和主流的价值观渐渐偏离了 这就造成了我在听对方对一些不切实际或者说光说不做的幻想时感到异常无奈 就如同某天听到其鼓吹所谓2012之说一样 我对这种毫无逻辑的扯淡只想竖中指
3 如果需要旅伴 请确定对方的执念度
这本该是我的迁怒的 但是既然有“需要旅伴”作为前提 那么后半句就是必须要确定的事情 它必须在直到出发前一刻仍能不断的确定 而不是你在出发前两个月和对方打过一次电话以为说妥了然后就撒手不管了 这样的话很容易出纰漏 或者说被对方的临时变卦打个措手不及 对方觉得这里也好 觉得那里也好 俨然一副渴望至极的样子 但是很可能你都打算进入实际操作阶段了对方却连基本的证件都没办
4 如果想出游 请确定自己的执念度
对 其实我可以把以上三条都归结为自己的迁怒 毕竟无法指望他人的时候 自己该干嘛干嘛才是王道 问题就是我似乎每次都在这种自主提出的计划中摇摆不定 执念度忽高忽低 而这次无法依靠他人的执念加强自己的执念的时候 左右摇摆就更严重频繁了 就算把一切设计完毕 一切准备完毕 可完全无法预测下一次自我厌恶不想出门的爆发期会是今晚还是明早出现
5 如果想出游 请确定自己最需要的是什么
我认为这大概就是问题的核心 最初我想的就是看人 之后慢慢变成have a break 看人的热情逐渐转淡后计划也变得轻松起来 对自己说这就是玩一下 而不定时的自我厌恶爆发期的时候则会想我这点破事儿有什么值得大老远break的 反击的则是因为看人的机会难得 而且独自外出很刺激也一定会很有收获 再反击的则是你现在对他们一点爱都没有跑去凑个什么热闹 你那个破计划一天换一个地方就你这匇行跑一半就会累趴下 恩诸如此类 最终获胜的还是自我厌恶一方 我无法也没有足够的理由和足够的资本足够的脸皮在这种时候出去找自我价值 我连现在对自己最重要的事都没完全完成 有什么脸have a break 这是我现在的死穴 虽然确认之后会觉得呼吸困难 为了转移注意力就想不然换个地方作为目的地好了 但一切显然和两个月前兴起的时候不同了 我会有前提 那就是把自己最重要的事情做好 做到自己可以感到满意的地步 做到自己觉得真的不break不行的地步
只有如此的想法 才会让我觉得豁然开朗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2010/04/20 ] ME EAT THE WORLD | TB(0) | CM(0)

cancel在我还坚定的时候

D1 大阪
D2 名古屋
D3 名古屋
D4 奈良
D5 京都
D6 大阪

既然已经将自我厌恶和自我否定排除了
没有爱是最正当的理由
就算是初夏也有其它可以考虑的地方


[ 2010/04/20 ] ME EAT THE WORLD | TB(0) | CM(0)

乡间生活

这一天的中饭和晚饭就是叔公全家大聚会 三个女儿一个儿子以及各自的家属
超级热闹
上一次来的时候对哪些是几姨完全搞不清楚 长相面貌也记得模糊(除了二姨之外)这次就都认得了
三姨还拿出我前两次回来时拍的照片给我看 恩。。照片里的孩子们除了我自己之外完全对不上现在的脸||||
大家吃完晚饭还是到院子里乘凉 我就想起那时坐在小竹椅子上仰头看星星 听小舅舅讲节气的事了
后来天飼了 住在其他村子的大姨和三姨和他们的家属就各自开车回去了
我又去二姨家看电视 然后再摸着飼走小路回来 她家还住在当年的老房子里 不过电视已经从二楼搬到一楼来了 这样就不用夜里踩着吱呀吱呀响的楼梯下楼了 不过我真怀念那时阴森森的气氛呀。。
[ 2009/06/09 ] ME EAT THE WORLD | TB(0) | CM(0)

少年路

从我们到达之后的一下午 叔婆就一直在厨房忙
一会端出来西瓜 一会又叫我们去吃汤圆 好甜好甜的飼芝麻馅儿
晚饭是和两位老人一起吃的 舅舅舅妈还有表弟则是自己在另一间屋里吃 舅妈说这天太匆忙 没准备什么好菜 不好意思一起吃了
后来二姨来了 我对她最熟悉 小时候两次回老家 都跑到她家去玩 她给我们端来了一大碗桑葚 比我见过的大且甜 吃得满手紫色

第二天上午去山上给太外公和外婆上坟
住在同村的姑婆很早就来找我们 我上次见到她是高中的时候 她和叔公叔婆一起来北京玩
身体看起来很硬朗 头发像她的兄弟们一样乌飼乌飼的 也是拉着手亲热的说话 也是抱怨我妈为什么不一起来
我们出发的时候 还有邻居的老婆婆一起去山上摘笋
这个地方的山都不高 离村子也不太远 走着十几分钟就到了 可难受的是不到八点就已经烈日炎炎了

照片 602

和我小时候的印象不同 山上并不是全部竹林 而是这边一些松树 那边一些杨梅树 夹杂着竹子、野茶树等等植物 繁茂 自由 生机勃勃 我惊讶的想起第一次去日本的时候从火车上看到的山 它们的外形似乎很相近 山脚下也都是民居 但日本的那些山都绿的柔柔弱弱 不像这里 即便人类活动的痕迹遍地都是 可山却还保持着自己的一种野性

我们走的路似乎存在了很久 姥爷心情很好 走在我们前面 一边回头跟我说这是他小时候采茶也走的路 抗战期间食物短缺 他就上山采野茶 然后跟着父亲走这条路翻过山 去临镇换粮食 我看着他的背影就想起少小离家老大归 乡音未改鬓毛衰的句子来了

同行的老婆婆在路边和我们分手 我们又继续往前走了一小段 接着就向山上走 然后先来到了太外公的坟前 磕了头 来的匆忙也没带什么纸钱瓜果之类的祭物 后来小姨和我说 墓碑上面太外公的名字旁 有两位配偶的名字 这倒是我从未得知也未注意的事情

离开太外公的坟向东走一段路 临着一个有着苍松翠竹的小小山崖的地方 就是我外婆的坟冢所在 这又与我模糊的记忆不同 我只记得那是开阔的地方 并不记得是在山崖上
小姨和我好好的捡拾了地面上落着的树枝枯叶 又把坟冢四周的杂草拔去 最后磕了头 小姨很懊恼没有带纸钱来 姥爷说有心意就好

照片 625

外婆的坟 清明时的祭拜全靠住在乡下的亲戚们 而我们这些身在千里之外的至亲却无法年年来看她 我立于墓碑前 一种寂寞的情感从心里油然而生 她在世时我还未出生 她离世后我也只来看过她三次 这样永无尽头的思念 不知她可否地下有知?

我们照原路返回 之前的老婆婆这时候已经采好一大袋子的竹笋在路边和人聊天了 看起来衰老而渺小的身躯 竟然毫不费力的背着那么重的东西 真叫我不得不赞叹

回去的时候 在村口遇到一个老爷爷 他和我的姥爷对视了一下 马上就叫出名字 原来是相识的老朋友
我想 再没有比自己年老的时候遇到曾经的旧知更高兴的事了吧

[ 2009/05/30 ] ME EAT THE WORLD | TB(0) | CM(0)

十四年后

10号早上正常起床 磨磨蹭蹭洗漱吃饭然后去机场 北京阴天 两小时后到达宁波 烈日当头
我对宁波的印象很淡薄 再次到访并没能唤起任何清晰的记忆 它仅仅是通向我们归乡之路的一个驿站
不过身为异乡人的感觉在出了机场拖着行李寻找长途车的时候立刻扑面而来
我对此总是很敏感 即使去天津也是 脱口而出的话语总会立刻暴露你的身份 进而引起双方微妙的变化
倒不如说我对所谓的陌生外地人很防备 尤其是之前任何功课没做 两眼抹飼的跟着大人们到处寻路的时候 所幸一路顺畅
而这次对宁波的印象 也只是长途车站门口人们排队等候出租车的场景了
照片 596

十四年没回去的地方 在去的时候坐了很多年没坐过的小公共 确切的说是小公共上的小板凳加座 路途颠簸 窗外风景和记忆渐渐重合 山水依旧 人们 特别是年轻人的衣着却变得和城市人没什么区别 售票员后脑勺挽着漂亮的发髻 大声招呼着客人 每到一个村口 多半上来的是学生 周日下午 是该回城去上学了吧

乡音也比姥爷讲的南北混杂的那种纯正的多 话说 人家说老家 一般都是指父亲一方的老家吧 我这老家相差得南辕北辙的父母 从没认真思考过我的祖籍问题 姥爷说回老家 我就跟着回了三趟 可爸爸那边就在北京山沟里的的老家 小时候也只跟着去过一次 随后亲戚们渐渐搬到山外来住 老家的存在也就没什么实际意义 到底哪边才算我的老家 对我来说是个很微妙的问题

大热天的 叔公在路边等了我们一个多小时 我才知道自己的记性有多差 直到我们走到房子跟前 我才全部回想起以前来这里的样子 可是那房子变得好旧 十四年前的大门还是刚粉刷好的油亮亮的 现在却变得斑驳得很 叔婆开始忙活 端来水让我们洗脸洗手 然后又切西瓜给我们吃 舅舅和舅妈的脸没办法和印象里的重合 就亲亲热热的坐在一起说话 上次来的时候还没出生的表弟 墙上贴了很多很多他的奖状 都上初中了 很多很多的和姥爷家那把竹椅子一样的竹椅子 老旧的大吊扇 棕色的门 水泥地 简朴又敞亮的二层小楼 总算回来了呀。。

[ 2009/05/21 ] ME EAT THE WORLD | TB(0) | CM(0)

最后一天

经过认真的回忆 现在我想起来临走前的晚上没出去是因为一直在收拾箱子。。

这一天就很平常
早上吃完饭整理好东西就去check out 把箱子先寄存在旅馆 之后出门去难波溜达
11点到千日前找到生写店 发现啥东西都没有就又往回溜达 在快中午还是很宽敞的道頓堀发现前两天关门大吉的indio窗口贴的6个骗子的海报已经没啦 而且indio的招牌也没了 我们是来回看了好几次才确定是在那个位置。。 然后吃了赤鬼的章鱼烧~
本来想再去13号去过的那个生写店看看的 结果发现快12点了还没开门。。怨念的离去
再次去心斎橋 买了前几天漏买的东西 因为飞机是下午4点的 算算时间也差不多要回去旅馆拿东西然后去机场了

[ 2009/02/17 ] ME EAT THE WORLD | TB(0) | CM(0)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