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2018 09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2018 11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B(-) | CM(-)

做对很重要

看完了
很平静
虽然是逐字逐句的边看边掉眼泪 可是看完之后 还是平静下来了
我在想 是不是周末看了士兵的缘故?
团团的剧刚播的时候 很多人说可以把它跟士兵连起来看作前世今生 我那时觉得很扯
周末随便换台 看见许三多在跟着561学腹部绕杠
之后是班长出现 小宁、老七 然后是被许三多抓住的那时还很神秘的老A
前世今生 瞬间体会到了
笨拙的跟着561学腹部绕杠的许三多 看不下去跑来帮忙的三班的战友们
一大群人的鼓劲成就的333个
后来独自看守营房时唯一的精神安慰的录像
他抱着班长大哭不让他走 我也跟着哭起来
士兵原来是一个童话啊。。我在看了这部剧两年之后再次看重播时突然这样想
那么 团团算不算是一则寓言呢
这么想着 一个多月以来因为团团而造成的心中郁结似乎就解开了

另外 今天在报纸上看到居然有个人看法和我一样 真微妙。。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2009/04/15 ] 團團 | TB(0) | CM(0)

树堡之后

这几天因为在看戈先生的BO 所以小说看得很慢很慢
虽然如此 今天也终于来到了电视剧结尾的部分 也就是说 马上就进入传说中最惨烈的原结尾部分了
可是原本那一点点的好奇 现在也因为大半部分的原著看下来而磨去了
关于信仰崩塌这件事 我觉得书里的描写比拍出来的更明显
大概是因为张立宪和何输光两个人在书里和电视剧里有所不同的命运吧
因为信仰崩塌而自杀 和因为信仰崩塌而与曾经不屑为伍的人为伍 哪种选择更无力 其实也是说不清的
我得说 书里写的树堡里面的人的38天 更多是让我感到煎熬 不断回想起电视剧里的画面 想象他们肉体所受到的痛苦
我体会到更多的信仰崩塌这件事 却是在对岸的虞啸卿身上
电视剧里我是很烦镜头移回东岸的 两个人不停的在江边唠唠叨叨 很简单的 就是讨人厌
而书里的变化更为仔细
在一个月过后 在前面大段大段的战斗描写过后 作者把笔墨移回东岸
虞啸卿 还是在和唐基说话 可这一次他居然蹲下了
不是站着 也不肯再坐着 而是干脆蹲着了
充满着挫败感无力感甚至是厚颜无耻的一个姿势
因为他不敢再坐 因为他虚伪的还是不能坐 可是他无力而虚弱的站不起来 所以他只好蹲着
“他” “蹲” “着”
看见这三个字的时候我心里哗啦啦塌了
之前我说过看电视剧的时候 我只把他当个军人看 一个对战争充满狂热的人
可现在觉得 那样的虞啸卿简直美好的像个神话了
团座说的 我那时也理解错了 他不是姓愚 他是姓尔虞我诈的虞
这样就说得过去了 在这个后面我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结局的原著里 他就是这么一个存在
所以我现在觉得 即使马上要进入那个传说中惨烈的结尾 在前面这一段里我提前尝到了它的苦涩
迷龙已经有些异常的活泼 我提防着他最后的结局


[ 2009/04/12 ] 團團 | TB(0) | CM(0)

炮灰

我计较的不是。。。
我计较的是。。
我计较的是看的太憋屈
如果是这样相对无言的开放性结尾 那之前的拼死挣扎和恍然大悟以及眼里的光芒一点一点熄灭
那些又算什么?
至于六十年后的 那些都是更不合适的嫁接而已 狗尾续狗尾

无论有怎样的原因
这样的大结局都让我觉得很失望很遗憾



[ 2009/03/26 ] 團團 | TB(0) | CM(0)

虞啸卿

不知道那一百次吵架里 有没有涉及精锐的问题
团座大概最多也只是提醒一下你身边不能没人 别一股脑儿的把那几个亲近的全派出去了
剧里没有提及 书上还未读到 所以现在断言也无根无据
只是这一件事 差不多也是造成最后出现这种局面的因素之一
暂不论是不是师座自我膨胀 对周围人事信任至极
或者诸君皆求战心切 何不成人之美
单仔细想想整个故事里师座身边的人 似乎就难以让他做出两全其美的选择
张立宪是一早就定好要上南天门的 不说其作战能力高低 他是营长 是师座的亲信 也就是这次行动里带领精锐部分的最好人选
突击队即是混编 心高气傲的精锐们自然对炮灰之流看不上眼 如果不找个压得住他们、又能理解这次作战意义的人来带着 恐怕从一开始的训练 两方人马就绝对混编不起来
何输光(还是说何烧光比较好= =)原本不在计划内 现在假设他没有去 可他是个不通心意的缺心眼 勇猛有余智慧不足 能否应付得了唐基真不好说 当然 师座如果下令见到唐基杀无赦 他肯定是敢的 问题就是在师座下令之前 他能不能有个预判 暂且把那个老头子控制住 我很怀疑。。八成他在和那位放走唐基的兄弟在效果差不多
但是他不去还是好的 至少粮食不会被烧光了= =
余治和克虏伯真的尽力了 但是他们无法离开
至此 看似华丽的师座后宫无人可用
这是原本就设定好的 但我还是想 师座是否有些太过自信了 以至他毫不迟疑的信任着身边每一个人 或者说 他没有料到唐基会出来搅局 他还是太过天真了 一个不理世事、一心一意专注于战争的狂热者
团座说的对 他是姓愚的
最后两集大概他会安逸下来吧 把近在眼前的南天门自动屏蔽 顺着唐基保姆的安排走上凭着他的狂热和迷人而发展出来的仕途 而这些与炮灰们无关 爱怎么着怎么着吧

[ 2009/03/25 ] 團團 | TB(0) | CM(0)

树堡

4041
南天门广播社今天开始播音啦
烦啦业余水平的京韵大鼓 是团座最好的催眠曲
何输光虽然很可爱 但是愚蠢至极
克虏伯一直喊饿 克虏伯的炮也在喊饿 今天终于开吃了 克虏伯 和你的炮一起多吃点
被掳走的屁股喊的那一声辣子 让人肝肠寸断
麦师傅给死啦师傅一个中指 死啦师傅把它掰成了一个V
麦师傅 你是他的NO.1 FAN IN THE WORLD 这时候你有没有像我一样差点喷出眼泪来

再过20分钟江苏台播最后两集 我就不看就不看
尽管今晚我还是会难以入眠

[ 2009/03/25 ] 團團 | TB(0) | CM(0)

蒙脸

3839
印象最深刻的是钻汽油桶的时候 迷龙在后面喊“别怕 烦啦”
岂曰无衣 与子同袍
突然就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
感动翻江倒海

至于后面的 太揪心太残酷 有点看不下去了
只剩最后四集
还有最后四集
我突然很想把书扔掉 电视随爹妈去自由换台 就此烂尾


[ 2009/03/24 ] 團團 | TB(0) | CM(0)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