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2020 09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2020 11

更正

看完2425的重播 忽然又觉得昨晚的理解不太对
24的小土洞分明是互攻
俩人互相让对方掏心窝 但是烦啦问的比较让我觉得心疼一点。。
人家心里都有个信 人家信少年中国 你信什么
他明明知道他们这些人无法再像小蚂蚁那样去信的。。
所以团座说我只想让事情回到本来应该的样子的时候我BLX了
这是他倾尽全力也是认为唯一能做到的事吧
而烦啦回忆小时候的事 则是在继续揭示他的性格成因吧 小时候的影响会很不着痕迹的在长大后显现出来的 顺便也提前侧面描写了下他爹 为后面的事做铺垫
另外狗肉好厉害啊
果然应该是它叫他们人肉才对XDD
团座幽怨的说我不操心没人帮我操心的语气和我家中年妇女很像 。。= =

25的话 一开始在林子里遇到的百姓 似乎是这部剧第一次着墨于沦陷区的生活?
看得很心酸很难过 可是虽然虚弱 他们的骨气他们的坚韧又给人希望
至于烦啦他爹的出场。。我注意到他的前几句台词全部是一个腐朽守旧的老人在讲话
见到儿子不是喜出望外 而是说你怎么还不请安
回到家里没有嘘寒问暖 而是大骂他丢了颜面失了体统
这颜面和体统是什么呢?我愚钝的还未悟出来
烦啦在花园里叹着花非花 梦非梦 他用剪子修剪着芍药和紫藤 会有一瞬间回到北平旧宅的恍惚之感吧 可是他更明白这是在沦陷区 这样的安宁和平静是他爹用做汉奸换来的 他知道他爹是会做出这样交换的人 可是他却要带他们回东岸去过前途未卜的生活 他打碎了父亲的梦 却是为了尽孝道 为了让事情回到本该由的样子
“做对很重要” 我忽然觉得在团座撺掇他大义灭亲的时候 其实也是在期待他这样的选择吧 这样 算是做对了吧
而他爹。。我注意到杜甫的诗的时候 就有些对这个人改观了
剑外忽传收蓟北 初闻涕泪满衣裳
却看妻子愁何在 漫卷诗书喜欲狂
有其父必有其子 他爹又何尝不是爱面子的人 在一群大老粗面前咏起这首诗 他没让儿子知道 却也让观众了解了那深藏不住的欣喜
可虽然我对这个老头稍微有些改观 但是一得知有日军来的时候 他的第一反应是叫大家躲起来 这不能不说是有些悲哀的反应 我也可以理解也许他是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和他的战友们冒太多风险 终归他是希望平安 渴望安逸的 他不是军人 他有这样的想法不奇怪
而看着儿子和日军搏斗时的眼神 依旧解读困难的是为什么他会有那一点点闪躲 是怕儿子看穿自己的心思么 还是面对只有斗争才能消灭敌人的事实无法接受呢 他原本镇定的在房间里写字 伴随的是隔壁的生死搏斗以及枪声 他一直没停下的笔 却在儿子摔进来的时候停下了 我不知道他之前在写什么 我试着猜 也许那时他正在让自己尽量去接受这样的斗争 尽量让身为文人的自己真正理解它的含义 但是他还只是耳闻而未目睹 所以儿子摔进来的亲身示范 他努力镇定的看着 却不期然的有了一丝回避 所以谢谢烦啦 看过重播后我不再认为他看到父亲那样的眼神时心理崩溃了 我认为他真的在变强大 包括之后他拒绝为父亲背书 但是后来却又背起来的事 他尽了孝道 他也告诉了父亲怎样才是对的 他这一次真的做对了

后面遇到真正的红色的部分 我很喜欢两队人马各自靠着墙根席地而坐的样子 炮灰们的眼神有些尴尬 有些措手不及 但还有很多很多的好奇 团座这时候又两眼亮晶晶的了 他在好奇着那个和小蚂蚁一样让他有些惺惺相惜却又无法踏入的世界 他只想着做对很重要 他想纠正错误的事情 可是又无法完完整整的重新开始 于是在这部剧里 后面也可以想到红色只是打酱油而已吧。。在这部剧里他们就是有缘无分 也只能叹息了

[ 2009/03/17 ] 團團 | TB(0) | CM(0)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mutismnoyuya.blog80.fc2.com/tb.php/417-98c0c086